仙剑情缘十二 地狱狂人

  电信五区都知道的几个厉害角色,专刺要害,地狱,御见寻觅,烟花,问天,执着,迷糊大使,苏州,等,,当然在我们离开的时候又有装备搞上去的,我已经不太清楚了。其实之所以仙剑能够给我们留下那么多好的回忆其实是因为这些游戏玩家的素质决定的,倘若真如某个区那样,一些强装备的人物而RP又超低,恐怕大家就很难玩好游戏了。诸如,同样是中国,唐朝的强大和清朝的无能形成怎样的对比,一个国家的强大要有伟大的明君,一个圣主能善于用人,只有用好人,用对人,国家才会强大繁荣。贞观之初真可怜啊,可几十年的时间冶理成世界瞩目的强国啊。在此我只想说明一点,若不是这些有装备的大大们有很好的品格。我们其他人恐怕也根本玩不了仙剑,也就没有那么多美好的回忆了。当然如今的仙剑玩家和我一样,多是伤感的,恰似被九U抛弃的小孩。升级和更新几乎成为众多玩家心中无法触摸的泡影。可我们思念的是有过许多经历的兄弟,那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和感人至深的一句句言语。

  认识地狱是许久之前的事了,和执着兄弟一起,看着他那强悍的身躯,似乎给你一种稍不小心就会被他扭断脖子的那种威武。从来就是升级老快也是比较早就满级的勤快人,全服最早搞生产装备的,传说他的装备花了他将近三万多RMB,连宝宝也是精品,花了五千元。济南无聊时,他找我PK玩,看到他不用武器,就用拳脚将我K的屁滚尿流。那个惨不忍睹的G相让我体感至深啊。犹记得,月灵没事时也和其他帮在活动中进行宣战,可又怕一些人误会,只能找一些帮主比较熟悉的友好帮会,记得和唐风交流过一次,还有两次是和七星。第二次与七星帮战时,本来七星没什么人,雨轩去玩剑3了,不知何故,地狱跑到七星帮他们打。那头狮子一样的威猛人能顶我们帮的五六个,雨花池里,那疯狂劲真的是惊心动魄啊。我发现如果职业全的话,几个人K他一个,也不是不能战胜的。所以我呼吁大家别分散,用技能封住他,然后刀和剑猛攻他,虽然能G了他,可我们也要牺牲好几个人,当然那场比赛,月灵输了,可我们月灵都很开心,这同样是游戏的乐趣,与此同时,久违的雨轩也因为那次帮战回来拿我问罪(玩笑的话)。许久不见的好妹妹,能一次帮战把她打回来,我情愿天天去与七星开战。

  然而这样的狂人一直坚持很久很久,没有在服里75过人,没人说他什么不是,没有因为装备强而咄咄逼人。可再坚持也是枉然,面对九U对仙剑的不管不问,满级的蜘蛛网都结在众多玩家的身上一层又一层,而一再坚持的地狱面对身边一个又一个朋友的离去而心痛不已,在自己的昵称上写到“错误的开始,痛心的结束”诸如此类伤感的话语,内心孤独寂寞而无奈。看着站在济南站岗的地狱无所事事,无聊无语而又心痛,再后来,地狱没玩了,默默的退出了,曾经他玩过小草的号,刀起枫叶落的号,苍苍的号,那浓厚的仙剑情无可取代,可如今,地狱走了,现在玩的貌似不是本人了,可兄弟又归落何处,在笨刀的心灵深处留下美好而又苍白的回忆! 仙剑情缘 十二 地狱狂人 编辑 | 删除 | 权限设置 | 更多▼ 更多▲ 设置置顶 推荐日志 转为私密日志 倚剑长啸 发表于2010年05月09日 18:22 阅读(0) 评论(0) 分类: 仙剑情缘 权限: 公开 电信五区都知道的几个厉害角色,专刺要害,地狱,御见寻觅,烟花,问天,执着,迷糊大使,苏州,等,,当然在我们离开的时候又有装备搞上去的,我已经不太清楚了。其实之所以仙剑能够给我们留下那么多好的回忆其实是因为这些游戏玩家的素质决定的,倘若真如某个区那样,一些强装备的人物而RP又超低,恐怕大家就很难玩好游戏了。诸如,同样是中国,唐朝的强大和清朝的无能形成怎样的对比,一个国家的强大要有伟大的明君,一个圣主能善于用人,只有用好人,用对人,国家才会强大繁荣。贞观之初真可怜啊,可几十年的时间冶理成世界瞩目的强国啊。在此我只想说明一点,若不是这些有装备的大大们有很好的品格。我们其他人恐怕也根本玩不了仙剑,也就没有那么多美好的回忆了。当然如今的仙剑玩家和我一样,多是伤感的,恰似被九U抛弃的小孩。升级和更新几乎成为众多玩家心中无法触摸的泡影。可我们思念的是有过许多经历的兄弟,那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和感人至深的一句句言语。 认识地狱是许久之前的事了,和执着兄弟一起,看着他那强悍的身躯,似乎给你一种稍不小心就会被他扭断脖子的那种威武。从来就是升级老快也是比较早就满级的勤快人,全服最早搞生产装备的,传说他的装备花了他将近三万多RMB,连宝宝也是精品,花了五千元。济南无聊时,他找我PK玩,看到他不用武器,就用拳脚将我K的屁滚尿流。那个惨不忍睹的G相让我体感至深啊。犹记得,月灵没事时也和其他帮在活动中进行宣战,可又怕一些人误会,只能找一些帮主比较熟悉的友好帮会,记得和唐风交流过一次,还有两次是和七星。第二次与七星帮战时,本来七星没什么人,雨轩去玩剑3了,不知何故,地狱跑到七星帮他们打。那头狮子一样的威猛人能顶我们帮的五六个,雨花池里,那疯狂劲真的是惊心动魄啊。我发现如果职业全的话,几个人K他一个,也不是不能战胜的。所以我呼吁大家别分散,用技能封住他,然后刀和剑猛攻他,虽然能G了他,可我们也要牺牲好几个人,当然那场比赛,月灵输了,可我们月灵都很开心,这同样是游戏的乐趣,与此同时,久违的雨轩也因为那次帮战回来拿我问罪(玩笑的话)。许久不见的好妹妹,能一次帮战把她打回来,我情愿天天去与七星开战。 然而这样的狂人一直坚持很久很久,没有在服里75过人,没人说他什么不是,没有因为装备强而咄咄逼人。可再坚持也是枉然,面对九U对仙剑的不管不问,满级的蜘蛛网都结在众多玩家的身上一层又一层,而一再坚持的地狱面对身边一个又一个朋友的离去而心痛不已,在自己的昵称上写到“错误的开始,痛心的结束”诸如此类伤感的话语,内心孤独寂寞而无奈。看着站在济南站岗的地狱无所事事,无聊无语而又心痛,再后来,地狱没玩了,默默的退出了,曾经他玩过小草的号,刀起枫叶落的号,苍苍的号,那浓厚的仙剑情无可取代,可如今,地狱走了,现在玩的貌似不是本人了,可兄弟又归落何处,在笨刀的心灵深处留下美好而又苍白的回忆!

精彩推荐

新游预订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