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之经典再现

  2010年2月14日,有情人都难忘的日子,对于李海这种单身汉来说却没有什么可留恋,自从第一任也是最后一任女友离他而去之后,这个日子只能让他独自品尝红酒的味道。

  李海上网就两个方向,新闻和股票。今天他无意中浏览一个游戏广告,仙剑OL,这个曾经让他在学生时代游戏除了网络版。

  李海以前虽然没有玩过游戏,但是对于一个拿到软件工程师资格的人来说,下载客户端安装一个游戏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

  游戏登陆的界面很唯美,至少这第一印象给李海的感觉很好,有时候人往往不注重内涵,而被表象所迷惑。

  登陆游戏后,进入职业选择,他在网上搜索了半天资料,最后选定了“练气”这一职业,他看重的是能够独自下副本。

  路漫漫其修远兮,从1级到12级,从新手任务到乱葬岗副本,当李海一个人单刷了副本哪一刻,他突然找到了一种从未有过满足感,浑然没觉得此刻已经是凌晨2点。

  当有种地方能够让你体会生活中所体会不到的乐趣的时候,这也许就是沉迷的开始。

  李海把公司的业务完全下放给了张凯,他每周只需要去财务那查询一下报表,其余的时间他就扑在了仙剑OL上。

  按照李海程序开发的观点,游戏做的很不完善,但是这并不能阻挡他的热情。从云岭的第一个帮会乌拉斯圣教,到莺歌蝶舞,到冥军,他也从1级小兵成长到了36级,在服务器中已经是可以排上名次的练气师。

  游戏是虚拟的,但是人的感情是真实的,一切生活中得不到的发泄,在游戏中可以爆发人的黑暗一面。

  当李海加入冥军的时候,帮会的老大修罗泣已经被闹得纷纷扬扬的复制事件封号了,这期间他认识了很多朋友,碎冰天,小伙贼拉风,攻刀防刀,芸,碧血晴天,舞玫儿------这一个个真诚而又朴实的朋友。

  冥军是大伙在一起很快乐的日子,但是快乐总是短暂的,随着修罗泣从攻刀手中要回帮主的权限,接着赶走37级的蝴蝶芸,又将他亲近的人提拔长老和副帮主,让所有不明所以然的人仿佛进入了寒冬。

  当哪个不是很冷却飘着雨的夜晚,李海看着曾经熟悉的人名一个个离开帮会,他心中充满了一种无法抑制的怅然,寄人篱下,早晚会被人遗弃。

  夜已经很深了,凉凉的寒意却没有消退他火热的念头,创建一个新的帮派。这个想法很快得到了小伙贼拉风和碎冰天的支持,于是在这个别人都进入梦乡的时刻,一个新的帮派“横行霸道”诞生了。

  没有经历过帮派的成长,不会体会帮派成长的烦恼,但是能进入这个帮会的人,都是懂得珍惜的人。由于我们的离开,冥军仿佛像漏斗的沙粒一般,精英越来越少,而横行霸道越来越强。

  当李海盘算着如何将帮会做强,将帮会做大的时候,一个美丽的身影闯入了他的眼帘,0梦仙儿0,这是一段不可思议的缘分,仅仅是因为一个普通交易而相识的缘分。

  她不是李海在游戏中认识的第一个女性游戏玩家,但是却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这种感觉不能用言语所能形容,仿佛冥冥之中有根看不到线绳将他们牵引到一起。

  她说她想追寻自由,她说她不想牵扯到帮派的恩怨,她说想像空中的鸟儿一样自由飞翔,李海仔细聆听着,看着两人在游戏中一起的身影,他体会到了一种从没有体会到的幸福。

  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自己一手创建的帮会,让很多人不理解,也遭很多人轻视,但是这一切李海都不在乎,他只要让她知道他的一颗心,像椰子一样真诚就够了,他不需要别人的理解,他只要她一个人理解。

  新的帮会叫永恒之心,她说这个名字很傻,李海说这是他的诺言,一颗永恒不变的心。

  这也许是服务器中唯一的二人帮会,他们被一帮朋友戏称神雕侠侣,他们的身影从白虎林飘到姑瑶,再从天山谷地转战巴蜀,又从巴蜀到琅琊。

  每一次,每一次,李海看着身边那个熟悉的名字,美丽的身影,都觉得自己是无比的幸福,浑然忘却了这是一个游戏,是一个虚拟。

  然而命运的莫测,在于你永远不会体会,就在两人还在策划50级装备的时候,第三次合服通知上了网站,而此次合服的对象号称是网通2区复制最严重的区域浩然正气。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她沉默了,他也沉默了,他们所花的上万装备,在那些放眼全是五六阶,强化至顶的复制面前是多么可笑。

  “不玩了。”

  “不玩了。”他应和着。

  “那我们呢?”

  --------------------

  一个短暂而没有的回复

  5月23日13:30,李海登陆了游戏,他没有抱怨她为什么没有叫醒他,醒来的时候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果然哪个熟悉的名字是灰色的,不在线。

  电话过去,那边短暂的沉默,不想上了,看电视呢,挂了。

  李海呆呆地望着手中的手机,梦如此清醒,如此残酷。

  追风,鬼刀VS追命,紫月仙梦,南坡,翱翔球球-----还有那些已经离开的朋友么,砧板鱼鱼祝愿你们永远快乐。

  当耳畔响起这首歌,让我为爱沉默

  你的眼神让人醉

  迷过多少的人梦一回

  痴情绝对看谁在受罪

  在你的眼里我是如此狼狈

  手机打了多少遍

  爱情怎么可能占了线

  爱的讯息你是否看见

  情感的网络相连

  连到你心里面

  我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

  是我不温柔还是不够洒脱

  这一场爱哪怕有些困惑

  只要你给我一个肯定结果

  我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

  无言的伤痛还在折磨着我

  求求你不要再对我冷漠

  我会用我的一生

  好好把握

  真心的爱过

  那些风花雪月的日子

  仙儿,你还记得咱们我们第一次做情缘任务,手忙脚乱的你浇水我施肥的样子么?

  仙儿,你还记得咱们一起在副本的草丛中一起躺下的身影么?

  仙儿,你还记得第一次咱们第一次打龙帝,我差点兴奋的掉下眼泪的样子么?

  仙儿,你还记得,我总默默的站在你身边,总想用最合适的姿势拥抱你么?

  多少个日夜,多少思念,你在北京,我在郑州,是仙剑OL消除了你我的距离

  曾记否,咱们在大理桥边,你一直问我为什么喜欢你?我说,这是一种感觉,女人喜欢第六感,男人更相信第七感,也许那是一种飘渺的感觉,但是这种飘渺让我执着。

  曾记否,你曾经三番两次问我,如果后悔的话你可以回去?我说,既然选择了就没有后悔,你我都不是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傻小子了,以后你别再说了。

  曾记否,我还是三阶段被人欺负那次,你带着我去报仇,结果咱们两个都被杀了,看着你被杀回重生点,我这边哭了,却从没有向你提起,好男人不该掉眼泪,更不该让他的女人受一点点委屈,我不是一个好男人。

  曾记否,咱们追风,鬼刀,球球每次活动完刷副本,他们每次开你玩笑,我都是笑而不语,你说鱼很放心,我接着回答:我相信她。

  太多的记忆碎片,无法拼成一幅完整的美图,我们每天在线20个小时,在这80个日日夜夜里,你我站在游戏的最顶峰,却这样放弃了。

  我不抱怨,不抱怨久游,不抱怨仙剑,不抱怨你

  如果你我的相识是一种错,为什么不能错下去呢

  如果你对我有感觉,为什么不能继续下去呢

  如果太多如果,幸福是不是也是一种如果

  那个深深的夜晚,看网络那一端你侧卧在床上,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去,但是那一觉睡的很甜,很美

  我只想让你知道,你是我今生的唯一

  我只想让你明白,我不是在欺骗你

  我只想让你懂得,我不是一个轻易说爱的人

  站在十字路口,仿若被抛弃了的孩童,你能体会我的无助么?

  天黑了

  孤独又慢慢割着

  有人的心又开始疼了

  爱很远了很久没再见了

  就这样竟然也能活着

  你听寂寞在唱歌

  轻轻的狠狠的

  歌声是这么残忍

  让人忍不住泪流成河

  谁说的

  人非要快乐不可

  好像快乐由得人选择

  找不到的那个人来不来

  我会是谁的谁是我的

  你听寂寞在唱歌

  轻轻的狠狠的

  歌声是这么残忍

  让人忍不住泪流成河

  你听寂寞在唱歌

  温柔的疯狂的

  悲伤越来越深刻

  怎样才能够让它停呢 2009年2月14日,有情人都难忘的日子,对于李海这种单身汉来说却没有什么可留恋,自从第一任也是最后一任女友离他而去之后,这个日子只能让他独自品尝红酒的味道。李海上网就两个方向,新闻和股票。今天他无意中浏览一个游戏广告,仙剑OL,这个曾经让他在学生时代游戏除了网络版。 李海以前虽然没有玩过游戏,但是对于一个拿到软件工程师资格的人来说,下载客户端安装一个游戏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 游戏登陆的界面很唯美,至少这第一印象给李海的感觉很好,有时候人往往不注重内涵,而被表象所迷惑。登陆游戏后,进入职业选择,他在网上搜索了半天资料,最后选定了“练气”这一职业,他看重的是能够独自下副本。 路漫漫其修远兮,从1级到12级,从新手任务到乱葬岗副本,当李海一个人单刷了副本哪一刻,他突然找到了一种从未有过满足感,浑然没觉得此刻已经是凌晨2点。 当有种地方能够让你体会生活中所体会不到的乐趣的时候,这也许就是沉迷的开始。 李海把公司的业务完全下放给了张凯,他每周只需要去财务那查询一下报表,其余的时间他就扑在了仙剑OL上。 按照李海程序开发的观点,游戏做的很不完善,但是这并不能阻挡他的热情。从云岭的第一个帮会乌拉斯圣教,到莺歌蝶舞,到冥军,他也从1级小兵成长到了36级,在服务器中已经是可以排上名次的练气师。 游戏是虚拟的,但是人的感情是真实的,一切生活中得不到的发泄,在游戏中可以爆发人的黑暗一面。当李海加入冥军的时候,帮会的老大修罗泣已经被闹得纷纷扬扬的复制事件封号了,这期间他认识了很多朋友,碎冰天,小伙贼拉风,攻刀防刀,芸,碧血晴天,舞玫儿------这一个个真诚而又朴实的朋友。 冥军是大伙在一起很快乐的日子,但是快乐总是短暂的,随着修罗泣从攻刀手中要回帮主的权限,接着赶走37级的蝴蝶芸,又将他亲近的人提拔长老和副帮主,让所有不明所以然的人仿佛进入了寒冬。当哪个不是很冷却飘着雨的夜晚,李海看着曾经熟悉的人名一个个离开帮会,他心中充满了一种无法抑制的怅然,寄人篱下,早晚会被人遗弃。 夜已经很深了,凉凉的寒意却没有消退他火热的念头,创建一个新的帮派。这个想法很快得到了小伙贼拉风和碎冰天的支持,于是在这个别人都进入梦乡的时刻,一个新的帮派“横行霸道”诞生了。 没有经历过帮派的成长,不会体会帮派成长的烦恼,但是能进入这个帮会的人,都是懂得珍惜的人。由于我们的离开,冥军仿佛像漏斗的沙粒一般,精英越来越少,而横行霸道越来越强。 当李海盘算着如何将帮会做强,将帮会做大的时候,一个美丽的身影闯入了他的眼帘,0梦仙儿0,这是一段不可思议的缘分,仅仅是因为一个普通交易而相识的缘分。 她不是李海在游戏中认识的第一个女性游戏玩家,但是却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这种感觉不能用言语所能形容,仿佛冥冥之中有根看不到线绳将他们牵引到一起。 她说她想追寻自由,她说她不想牵扯到帮派的恩怨,她说想像空中的鸟儿一样自由飞翔,李海仔细聆听着,看着两人在游戏中一起的身影,他体会到了一种从没有体会到的幸福。 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自己一手创建的帮会,让很多人不理解,也遭很多人轻视,但是这一切李海都不在乎,他只要让她知道他的一颗心,像椰子一样真诚就够了,他不需要别人的理解,他只要她一个人理解。 新的帮会叫永恒之心,她说这个名字很傻,李海说这是他的诺言,一颗永恒不变的心。这也许是服务器中唯一的二人帮会,他们被一帮朋友戏称神雕侠侣,他们的身影从白虎林飘到姑瑶,再从天山谷地转战巴蜀,又从巴蜀到琅琊。 每一次,每一次,李海看着身边那个熟悉的名字,美丽的身影,都觉得自己是无比的幸福,浑然忘却了这是一个游戏,是一个虚拟。 然而命运的莫测,在于你永远不会体会,就在两人还在策划50级装备的时候,第三次合服通知上了网站,而此次合服的对象号称是网通2区复制最严重的区域浩然正气。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她沉默了,他也沉默了,他们所花的上万装备,在那些放眼全是五六阶,强化至顶的复制面前是多么可笑。 “不玩了。” “不玩了。”他应和着。 “那我们呢?” -------------------- 一个短暂而没有的回复 5月23日13:30,李海登陆了游戏,他没有抱怨她为什么没有叫醒他,醒来的时候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果然哪个熟悉的名字是灰色的,不在线。 电话过去,那边短暂的沉默,不想上了,看电视呢,挂了。 李海呆呆地望着手中的手机,梦如此清醒,如此残酷。 追风,鬼刀VS追命,紫月仙梦,南坡,翱翔球球-----还有那些已经离开的朋友么,砧板鱼鱼祝愿你们永远快乐。 当耳畔响起这首歌,让我为爱沉默 你的眼神让人醉 迷过多少的人梦一回 痴情绝对看谁在受罪 在你的眼里我是如此狼狈 手机打了多少遍 爱情怎么可能占了线 爱的讯息你是否看见 情感的网络相连 连到你心里面 我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 是我不温柔还是不够洒脱 这一场爱哪怕有些困惑 只要你给我一个肯定结果 我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 无言的伤痛还在折磨着我 求求你不要再对我冷漠 我会用我的一生 好好把握 真心的爱过 那些风花雪月的日子 仙儿,你还记得咱们我们第一次做情缘任务,手忙脚乱的你浇水我施肥的样子么? 仙儿,你还记得咱们一起在副本的草丛中一起躺下的身影么? 仙儿,你还记得第一次咱们第一次打龙帝,我差点兴奋的掉下眼泪的样子么? 仙儿,你还记得,我总默默的站在你身边,总想用最合适的姿势拥抱你么? 多少个日夜,多少思念,你在北京,我在郑州,是仙剑OL消除了你我的距离 曾记否,咱们在大理桥边,你一直问我为什么喜欢你?我说,这是一种感觉,女人喜欢第六感,男人更相信第七感,也许那是一种飘渺的感觉,但是这种飘渺让我执着。 曾记否,你曾经三番两次问我,如果后悔的话你可以回去?我说,既然选择了就没有后悔,你我都不是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傻小子了,以后你别再说了。 曾记否,我还是三阶段被人欺负那次,你带着我去报仇,结果咱们两个都被杀了,看着你被杀回重生点,我这边哭了,却从没有向你提起,好男人不该掉眼泪,更不该让他的女人受一点点委屈,我不是一个好男人。 曾记否,咱们追风,鬼刀,球球每次活动完刷副本,他们每次开你玩笑,我都是笑而不语,你说鱼很放心,我接着回答:我相信她。 太多的记忆碎片,无法拼成一幅完整的美图,我们每天在线20个小时,在这80个日日夜夜里,你我站在游戏的最顶峰,却这样放弃了。 我不抱怨,不抱怨久游,不抱怨仙剑,不抱怨你 如果你我的相识是一种错,为什么不能错下去呢 如果你对我有感觉,为什么不能继续下去呢 如果太多如果,幸福是不是也是一种如果 那个深深的夜晚,看网络那一端你侧卧在床上,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去,但是那一觉睡的很甜,很美 我只想让你知道,你是我今生的唯一 我只想让你明白,我不是在欺骗你 我只想让你懂得,我不是一个轻易说爱的人 站在十字路口,仿若被抛弃了的孩童,你能体会我的无助么? 天黑了孤独又慢慢割着有人的心又开始疼了爱很远了很久没再见了就这样竟然也能活着你听寂寞在唱歌轻轻的狠狠的歌声是这么残忍让人忍不住泪流成河 谁说的人非要快乐不可好像快乐由得人选择找不到的那个人来不来我会是谁的谁是我的你听寂寞在唱歌轻轻的狠狠的歌声是这么残忍让人忍不住泪流成河你听寂寞在唱歌温柔的疯狂的悲伤越来越深刻怎样才能够让它停呢

精彩推荐

新游预订榜